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Carol | 17th Nov 2008 | 到處遊樂 | (730 Reads)

20080914中秋節,到了沙螺洞和錦田進行戶外考察。闊別數年,荒廢了的沙螺洞,雖被動植物入侵,但改變未見大。不過,沙螺洞正面對發展日式骨灰龕的威脅,未知這蜻蜻天堂能否逃過一劫。而錦田具保育價值的古建築,部分因修復不得其法,建築慘遭破壞;現仍有人居住的吉慶圍,更是面目全非。

Picture
沙螺洞張屋

2000年2004年均到過沙螺洞,第一次到訪時,仍有好些人居於村內,第二次再臨,村落已幾乎全廢棄,今次再訪,更連以往獨居於此的老伯也失去蹤影。沙螺洞一度成為四驅車飛馳勝地,和 War Game 戰場,現在於暴風雨來臨前,似乎稍為平靜。

沙螺洞未被污染的溪流,和沼澤濕地,孕育了大量動植物,最著名的是蜻蜓,品種逾50種,故有蜻蜓天堂之美譽,由於這裡的生態環境和物種豐富而多元化,所以部分範圍已劃為具特殊科學價值地點,在規劃上理應受到保護。但在80年代,發展商已向沙螺洞三條村的村民收購業權,計劃發展村屋,當時被環保團體強烈反對,計劃一拖就是接近 30 年。

Picture呂宋灰蜻

因應政府近年推出公私營合作發展的自然保育項目,即是雖然那些私人地被政府劃為需要保育,但政府又不願付鈔收購或大規模換地予以保育,同時又要平衡業權人的利益,於是就讓發展商與環保團體合作發展,希望取得發展和保育的平衡,而沙螺洞發展項目就是首個出台的項目。

眾所周知,一有發展,第一件事就是修橋起路,中秋日到達沙螺洞的大炮亭時,已有工人進行修路工程。事實上,有關計劃還未獲相關部門正式批准,未知是否有偷步之嫌。有關計劃雖建議,為避免因人流增加而影響保育區,發展項目會優先進行污水渠接駁,又會清晰劃出由生態保育區通往郊野公園的小徑,挖填泥土工程只會在乾燥季節進行,避免大雨時沙泥淹沒生態敏感地點,但是,現在計劃還未批准,工程已悄悄展開,所以在指定季節進行工程的承諾,真的成疑。加上,那些建築物建於高位,污染物一定向低流至河溪,環境受到破壞的機會不能排除。

至於錦田,是新界五大原居氏族鄧氏所在地。90年代初曾與中學同學到此一遊,這次重臨,真的感到有很大轉變。一般遊覽路線由旅發局指定景點吉慶圍開始,但我們的考察路線則相反。第一站是周王二公書院,繼而是便母橋(此橋緣起於有兩兄弟分居兩處,為方便母親過河探訪而建橋,但我想,若兩兄弟住在鄰近,母親便不用兩邊走,何謂便母?)、天后古廟、樹屋(昔日樹屋四周荒蕪,現在建為公園,尚有可取之處,附近的士多更成觀貓頭鷹熱點!)、清樂鄧公祠、長春園(內有大關刀)、洪聖古廟、廣瑜鄧公祠,每處古建築物均超逾二百年,但並非各景點都開放,幸好這天中秋,剛巧有村民參拜,才能進入天后古廟和洪聖古廟,原來因為盜賊橫行,連廟內的文物都偷,只好重門深鎖。

Picture Picture
便母橋                    樹屋

隨後,參觀祠堂來成堂,和於2005年底才完成修葺的力榮堂。力榮堂這二級歷史建築物的最大賣點,是書室大門上的書法甚具特色,在大門左上方的字,是一般的書法字,而在大門右上方的書法則是用「反手」所寫。不過,我卻較為喜愛那幅以大鵬展翅為主題的照壁,那對聯相當有意思:「閱盡人情眼界寬,知多世事胸襟闊。」(相機最後一滴電在此耗盡...)

Picture
力榮堂照壁

繼而走進二帝書院。古物古蹟辦事處指出,列為法定古蹟的二帝書院,相傳建於道光(1821至1850年)末年,以供奉文昌和關帝,並提供講學及教學之所,結構簡單實用,修繕工程於1994年底完成。當年遊覽此處時,還是一片頹垣敗瓦,牆壁倒塌,雜草叢生,現在還似模似樣。但是,一些兒戲的修復工程,卻經不起時間的考驗。

Picture攝於90年代初的二帝書院

Picture
修葺後又脫皮剥落的牆壁(photo by Mak

昔日的青磚建築,是由逐塊青磚建成的,現在為求快捷,或是昔日的材料和手工不復再,以水泥修復一道牆壁,卻以為間上白線就似一幅磚牆,大大破壞了歷史建築物的原貌,現在脫皮剝落,更像是撕下一幅牆紙,極之難看!

Picture
攝於90年代初的大眼門牆

隨後經過水頭村蜆殼橋後著名的大眼門牆,與昔日相比,現在多了眼珠,卻少了舌頭,而牆內的村屋又比以前密集。吉慶圍也一樣,昔日圍牆內的青磚尖頂屋已不復再,換來的是三層新式水泥村屋,比圍牆更高,而以往守在圍門收入場費的婆婆也不復見,變成自助入錢,入場費由一元漲價至三元。我們只在門外拍張大合照就完成這天的考察。

Picture攝於90年代初的吉慶圍

更多照片:


20080914_沙螺洞_錦田


[4] Re: Nic
Nic :
沙螺洞,我就未去過啦..現在的過份人工他確是令以前舊日的天然&古舊美一洗..或許過多幾年會有新貌呀..
那些牆紙式牆壁, 過幾年恐怕又要再大修了...

Carol
[引用] | 作者 Carol | 8th Dec 2008 | [舉報垃圾留言]

[3] Re: 平帆
平帆 :
我只路過沙螺洞一次。那條河是在屋群後面嗎?
我第一次到錦田是 1990,當時覺得那對眼睛很邪門,不過沒有留意它還有舌頭。另外,周王二公書室那時是一間頹垣敗瓦、雜草叢生沒頂的磚屋,我還曾踏上掉在地上裂開的「周王二公書室」石刻牌片,真是罪過,話哂周王二人都是香港的恩人。
沙羅洞那條河是在另一邊的, 那天去完河之後才去那群屋. 因有人帶路, 叫我再搵都未必再搵到條河出來。:p

我第一次到錦田時都係失修階段, 那時是另一種feel。後來才知周王二公係昔日幫香港人向清皇帝要求取消遷界, 等0的人唔使被逼離開沿岸而遷到內陸居住, 尤其對於當時靠海吃海那些人, 真的是大恩人。

Carol
[引用] | 作者 Carol | 8th Dec 2008 | [舉報垃圾留言]

[2]

沙螺洞,我就未去過啦..
現在的過份人工他確是令以前舊日的天然&古舊美一洗..
或許過多幾年會有新貌呀..

Nic
[引用] | 作者 Nic | 20th Nov 2008 | [舉報垃圾留言]

[1]

我只路過沙螺洞一次。那條河是在屋群後面嗎?

我第一次到錦田是 1990,當時覺得那對眼睛很邪門,不過沒有留意它還有舌頭。另外,周王二公書室那時是一間頹垣敗瓦、雜草叢生沒頂的磚屋,我還曾踏上掉在地上裂開的「周王二公書室」石刻牌片,真是罪過,話哂周王二人都是香港的恩人。

平帆
[引用] | 作者 平帆 | 18th Nov 2008 | [舉報垃圾留言]